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www.aaa54.com

2020作者:admin

01/半月前的一个周末我在家打扫卫生,突然门铃响了

等我去开门,外面却没有人

然而我刚关上门没一分钟,门铃又响起来,我又去开,还是没人

如此反复,好几次

于是我悄悄地站在门口儿,等门铃第一声响起,我“噌”地一把拉开了门,结果,门外依然是什么也没有

这大白天的,可真是奇了怪了,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于是,在门外仔细查看,才发现,贴在墙上的门铃不见了

而门口地垫靠墙边那里扔着一张叠成四方块儿的一元钱

这是一块钱买我的门铃?接下来门铃依然断断续续地响起

这样的电门铃可控距离顶多一百米,所以,我可以断定,门铃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我猜想,定是哪家的调皮孩子,摘了去按着玩儿

隔着窗户往楼下瞅了瞅,楼前的路上一个孩子都没有,只看到小区阿胖他爷爷的背影,从东往西,不紧不慢地移动着

门铃的丢失成了一个迷

02/然而,就在本周六的下午,思聪李易峰吃火锅却意外地见到了我家的门铃

在小区角落里的一个车库门口儿,阿胖的爷爷正倚在一张破椅子上,眯着眼,他手里攥着的,正是我家的门铃

那个车库,是阿胖爷爷的住所

自从两年前,阿胖的爷爷从乡下来到城里,就住在这间车库里,车库门朝西,只有下午的夕阳能够照进去一会儿

我散步时,隔着门见过,里面有一张旧床,一张旧桌子,屋里堆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小区里的人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

据说是儿子家两室一厅太窄,住三代人太不方便,老人便以腿脚不方便为由,自已要求住到了车库里,不肯上楼

话虽这样说,但是大家都知道,因为儿子一家并不欢迎父亲上楼,儿子儿媳妇很少光临车库,只有阿胖经常来找爷爷玩儿

住在城市里,快节奏的生活,没有人喜欢去管闲事儿,更何况是家务事儿

只是,许多好心的老阿姨会拿一些吃的东西给老人送去,邻居们也主动把一些废品给他,攒多了,他会换一点零花钱

我们站在那里时,有一个阿姨走过来,见我们看他,就说:“这老头儿,也怪不容易,有点糊涂了,跟个小孩儿似的,不知道哪弄个门铃来,攥了好多天了!”儿子说:“妈,我想起来了,阿胖家的门铃,跟咱家的一样!我同学家住他家对门儿,我见过!”老人的脑子糊涂了,而他的心,却跟明镜似的,他的腿拒绝上楼,而心则一直在楼上

不知道,等他的孩子明白这个道理时,是不是已经到了后悔的时候

03/本地有个电视栏目,专门调解农村家庭纠纷

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三个儿子,可是老母亲的房子夏天坍塌后,就一直住院子里搭的简易棚子

天已冷,可三个儿子没有一个肯将母亲请回自己家,电视台来介入调解,三个儿子个个将理由讲得头头是道

大儿子说自家房子小,老伴还有病

二儿子说,他们儿子刚结婚一年,又添了一个孙子,四世同堂实在没法住

老三倒是宽房大屋,孩子们也不在家,可是他不接老人的理由是,他们都不接我为什么接?负责调解的“帮大哥”道理讲了一箩筐,三个儿子依然是一遍遍找理由

一直心平气和的大哥,突然拍起大腿,对着他们几个大声吼:“你们都摸着良心想想吧!你娘把你们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供你们吃穿,送你们上学,给你们成家,现在八十多了,你们还能有www.aaa54.com这个娘几年?”大哥越说越激动,那三个刚刚还在各说各有理的儿子突然沉默,一言不发

最后,在大哥的调解下,弟兄三个最终达成抚养协议,老娘也顺利地从简易棚子里搬进了儿子温暖的家

小时候,父母是我们的全部,渴了饿了我们喊爸喊妈,受欺负了我们到他们面前哭泣,遇到困难了我们向他们寻求帮助

可是当我们长大了,离开他们,可以独挡一面,有了自己的家,我们不再需要向他们要吃要喝,不再需要在他们的翅膀下躲避风雨

不再愿意听他们的唠叨,不再愿意坐下来静静地跟他们聊一聊天

每天我们各种忙,甚至把回家看他们的时间一拖再拖

或者,我们来去匆匆,他们有多少要说的话,刚到嘴边,又咽下

他们一次次看着我们离去的背影,眼里满是不舍

04/有个朋友,她的丈夫已经做到了处长的位子,在外面叱咤风云,硬汉一个

可是婆婆去世后的那几年,她却发现,有好几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丈夫会毫无征兆地抽泣起来

她吓得问他到底是怎么了,他昂着头,盯着天花板,极力控制着情绪,只是毫无表情地吐出几个字:“我没娘了!”你根本从这四个字里听不出冷暖,听不出他内心的波澜,可分明,就有一股寒意,渗透得整个屋子都充满酸楚与凄凉

时光一天一天过,父母一天比一天老去,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还能拥有父母多少年

而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趁着我们还是有爸有妈的孩子,多给他们一些爱,多陪在他们身边,让他们可以常常看见我们,听我们说话,与我们聊天,和我们一起欢笑

他们要求的不多,可是一定要记住,你千万不要给的太少,假如有一天,你后悔了,再想回头,就会发现,已无路可走!转自:半月谈西双版纳共青团微信号:xsbngqt@126.com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www.aaa54.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