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www.78yin.com

2020作者:admin

2015-06-16 05国1马昂 果园沙龙很久没写文了,不想是在这种情况下提笔

原以为青春之后无忧伤,悲痛却来的如此突然

多经坎坷屡历磨难,留给我们的是坚强和微笑的片段

樑哥再见,祝一路走好! 最初对樑哥的印象,是生僻的樑字和微笑的圆脸

经过接触,发现人很幽默,而我也爱开玩笑,再加我们的宿舍面对面,经常串门,慢慢的也就熟稔了

樑哥思维敏捷,生性活泼,聊天经常一个话题又一个话题,我适时插科打诨,一楼的楼道经常响起夸张而清脆的笑声

大一时,樑哥带着电脑,我们就经常围在樑哥周围看电影,玩游戏

记得当时樑哥在玩《阿玛迪斯战记》,经过我们群策群力,经常打出GAME OVER的“完美结局”,后来樑哥又安装了一款很清春的游戏,大家都兴致勃勃

就这样,晃动着鼠标,晃动着笑声,晃动着青春,晃动着友情

大二时,大家买电脑,樑哥大都帮了忙

我想组装电脑,樑哥领着我在中关村逛了半天,配置了一台性价比很高的电脑

当我感谢时,樑哥说“谢啥呀,见外了不是”

我不知道樑哥做了多少准备,但我记得后来电脑使用过度坏了,樑哥带着我去修电脑,帮我换显卡,换风扇,换电源,换主板

现在想来,还没请樑哥吃饭

大三大四,沉溺于游戏,偶尔到樑哥宿舍,哪怕他正在电脑前忙碌,也会放下手中的活,热情与我胡侃

久违的夸张的笑声再次出现

上帝总是逮着一个善良的人可劲折腾,抖落出他的笑容和坚强给我们看

樑哥大一骑车时摔倒腿骨折,大二时母亲去世,毕业时又查出患有强直性脊柱炎

但樑哥依然微笑,依然乐观

后来,樑哥出院回家,恰逢暑假,由于行动不便,樑哥住在老宿舍楼119——我大一时的宿舍

小俊俊前前后后照顾,力力和我在白天陪过樑哥说话

临回家时,樑哥握着我的手,很紧,很重,说的什么记不清楚,就是非常感激,似乎我对他有涌泉之恩

但我只是遵循常礼,在住院时看望他,在出院时陪陪他,滴水都称不上的

那也是我第二次看见他哭(第一次为他母亲去世)

在他回家前,我们聊过很多

他跟我讲了他表弟如何幸运,毕业考海关第二名,第一去上研究生了,恰逢海关那年出了个事风声紧,也没花钱,工作后工资高福利好任务少

又谈到自己如何点背

我本来准备劝慰他,他又接着说各人有各人的际遇

我们又笑着聊了很多

毕业后,没和樑哥见过面,聊也仅仅QQ过几次

大都是互相寒暄,聊聊近况,他问我的工作,问他的昂嫂

最近一次是今年过年期间,我邀他到南阳,他邀我去柳州,我们都应允了

但这应该是他第一次爽约吧

人生来境况就不一样的,有的在天堂,有的在地狱,我们大都在人间

同是生活在阳光与苦难之间,有的人把痛苦分享给别人,有的人将仅有的阳光赠予大家——樑哥无疑是后者

不曾走过就不会懂得

谁知道樑哥在苦痛中的微笑有多重?是生命的三分之一?一半?亦或微笑已经充盈了他的生命?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谁又知道樑哥微笑背后的痛苦是什么颜色?灰色?黑色?亦或痛苦已和肤色一样?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我们仅知道,和他在一起我们不痛苦,反而很开心,忘记了自己的烦恼

网络上有句话:来到这个世上,我就没想过活着回去

人总是要去世的,但让我们悲伤的是樑哥离开的太早

他的事业刚起步,他这个月本来要结婚

还没跟他说:苟富贵莫相忘;还没跟他说:白头偕老www.78yin.com,早生贵子

还期盼着在南阳请他吃饭,还期待着到柳州让他给我导游

还等着重逢是调侃一句:来,亲一个

等着彼此紧抱,互相拍打对方的背

等着出现大一时的“技术事故”——唇角相擦,互贴脸庞

四年欢笑成追忆,六年最新鬼故事期盼成永别

关于樑哥的点滴已记不全,但记忆中的已存储在“我的兄弟”这个分区

天堂之中没有磨难,你应该会更加耀眼吧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乙未年五月初一

置身樊笼,外面有雨

我看不到阳光,很想吃甜点

www.78y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