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他的鸡巴好大

2020作者:admin

第一夜 经过最后一个服务站的时候,换他来开车

他知道她早就累了,尽管她没有说,尽管她总是硬撑,但他太了解了,她有意或无意的举动,故作轻松的笑容,僵持的表情,还有突然不再对答的停顿

她的样子真是一点都没变

他想起那个时候她学车,每天发消息给他,教练很凶,科目二过不了,她没有耐性,但终于还是考到了证件

天就要黑了

距目的地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刚出发的时候,她不慌不忙,耽误了些行程,如今不得不急着赶路

焦虑的气氛吞没了一切,她们不能继续轻松地谈话,所有的关心都集中在左腕的手表上,还有天色,油墨一样的泼过来,那些路边的房子,在白天的阳光下可爱而温馨,那是人们的家,如今,那里微弱的光,让周围的冷空气被衬托的更冷清

车很少,他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路况了,每天上班堵车,已经习惯了

他一路疾驰,她把头靠在背椅闭上眼睛,这个舒缓的动作,恍惚让他觉得,这是梦里的场景,他接她下班,他们像所有的人一样,建立家庭,家是他精心装修的,他有自己钟爱的风格、品牌,有心心念念向往的平凡生活,他们有劳累工作一天后干净舒适的居所

可现在,是陌生的路途,寒冷的晚风,难以辨认的方向

十年一梦,现在,能这样带她出来旅游,都难得让他不敢相信

这道路还在人间吗

下高速了,必须先找个地方休搜狗小说息,已经很晚,对这里的交通一无所知

不远处就是路边的客栈,只能住在这里了

没有到达预期的县城,路边的住宿条件差,不安全,价钱还高,但没有更好的办法

匆匆登记,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们是出来旅游的夫妻吧,他们看上去似乎也和平常夫妻没有任何区别,可两个人之间,隔着可以忘掉和难以忘掉的往事,隔着能记起来和再也想不起来的岁月,还有形形色色的人,纷纷扰扰的思绪,这些像庞大的磁场,切切实实地隔在中间,人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无法回还

简单洗漱,深秋的天已经很冷,没有空调,她脱下外套盖在身上,再把被子盖在外套上,他说:今天就这样吧,明天找个好点的地方住

她说,好,快点休息吧

他关掉灯,像她一样把外套盖在身上,再盖上被子,她很快听到他已经熟睡,她知道他非常累了,她有生之年,竟然再次听到了他的气息声,在寂静的黑色房间里

这中间有她憎恨的岁月,她也恨过他,他的存在,他的呼吸,她曾希望他消失,现在,他的睡眠没有防备,让她觉得安全

她闭上眼睛,很快睡过去

第二夜 很早就醒来,旅途中的睡眠,有着强大的补给作用,醒来便觉得精神很好

他们吃早餐,再次上路

所有的道路都光明了,平原再次恢复和煦的颜色

加油站、服务区、南来北往的车辆、运筹帷幄的司机、绿色的路标、坚固的桥梁,指示和文字、广告和宣传

所有的事物都秩序井然,有条不紊地运转

他们的旅途,他们的关系,在这样的运转中被合理化

他问,工作还好吗,不会太累吧

很累啊

经常要加班,但我们的工作性质可以回家加班,所以还好

只是会经常被迫熬夜

可你总是有轻松应对这些的本领,总能云淡风轻地把一切都处理好

可能只是我故作轻松的本领比较好

那倒确实是

那你呢? 很累的,昼夜颠倒,工作时间长,没有休息日,一刻都不能放松

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你热爱的不是吗

那倒也确实是

两个人都笑了

对了,你上次回家什么时候? 上次回家……前年……前年秋天,奶奶去世的时候

她……去世了吗

前年冬天,我手上事务非常多,换了工作,入职不久,每天忙到天昏地暗,半夜回家躺在床上,总是想联系你,可那个时候,还联系不到你,想不到方法,每天就这样睡着……奶奶,我见过她的

我在她家门口等过你,暑假你经常去奶奶家,我会在那条巷子口等你

是的

她还说过,那个男孩,总在那里等你,也不多过问

家乡

干燥的城郭

傍晚和夏天要好一些

如果是冬天或者正午,甚至可以用肉眼看得见阳光下飞舞的灰尘

还有那些干瘪的建筑,不管被油漆刷了怎样鲜艳的颜色,都像被蒙了一层灰

城市和村庄,没有明显的界限,楼层外面是山峦,山峦中间隐匿着平房、道路、学校和黄色河流

下雪之后,又像回到了冰川世纪,没有人类出没,没有生灵和植被

她说,并不想回去

回去有什么,一切都变了

他知道她一语双关,话外有外

便也不再说话

没过多久,就到了南蕃景区

他们商议好要来旅游的地方

今夜住县城,景区住宿不好又贵

找到住处,已是傍晚

县城很小,只一条狭窄的街道,零星的有几个行人,公路边两排店铺无精打采的开着,找到一家可以吃饭的店,吃完饭去商店买水,水瓶落满灰尘,看到鲜红的落日,一片孤城万仞山,路过的人都好像冷漠,失落的样子

沿着道路一直走,每一个落后的县城都自我隔绝,不像存在在世界中,但它们又组成广阔的地带,繁衍生息着大多数的人

他说,如果我们一直生活在这里,我们不会感到陌生,人在环境中的孤独,和对不熟悉事物的排斥是自然而然的

其实也没有人知道我们今天才刚刚抵达,我们就像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的人一样

吃饭,散步,然后回家

她说,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是陌生促成了这一切

奇怪的是,几乎所有的关系,都会从陌生到熟悉,这个过程产生了变质

没有什么比长期处在人群中更可怕的了

尤其是已经熟悉的人,了解了彼此脾气秉性的人,了解必然亲近,亲近就会放肆,这放肆让我难以忍受

我习惯所有冷漠疏远的关系,语言停留在寒暄的层面就好,和熟悉的人一起居住,多么地伤神费力

他说

你什么时候,又跑出来这么多话

她笑了

过了很久,他又说,所以,这就是你不肯见我的原因

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有的时候,只是因为累,重新联络,说双方的境况,说起从前的事情,这个过程太累

他们走回酒店

晚风很冷,她突然觉得,如果现在真的是走回一个家,和他在一起,也没有什么不好,为什么她会这样抗拒

家里应该有融融的灯光,至少是干净的床,熟悉的摆设……为什么这让人如此的向往又如此的难以接受

第三夜 景区是刚开发的,其实就是一座荒山

因为一个不知道是不是源自这里的传说,当地开发旅游业,有一段时间,炒的很热

她在小众媒体看到,便有了去看看的想法

山上看到日出,日出是温和的,也有些慵懒,像个伸懒腰的姑娘,并不刺眼

而日落是决绝的,鲜红、艳丽,想用尽最后一点力量,用来告别

山顶的一颗大树,绑满红色的丝带,挂满了同心锁,繁盛的绿色枝桠,密密麻麻的红色丝带风中飘浮

她说,这个颜色的组合,真的很好看

不经选择,最自由最极端的搭配

他说,那我们也去挂一个同心锁吧

你怎么这么幼稚

我做过的幼稚事情可多了,还在乎多这一件吗

我可不想跟个傻子似的

那你当年为什么傻,为什么写那么多信给我,异地恋,夜里吵架,你连夜就买票来找我,回去的时候我送你回去自己再回来,那些年积压的火车票,我现在还都有,你说过离别太让人痛苦,在一起的时候你想要即刻死去,可是你又离开,为什么

她远远望着他,他和山的轮廓,和树的背景,风的呼啸站在一起

这回忆再次让人措手不及,她听过了很多别人的故事,自己的故事,反倒越来越模糊,越平淡无奇了

这些往事从他的叙述中听到,好像不是她经历过的

如果是别人的故事,她或许会动容,但如果是她的事,她是真的觉得没有那么夸张,也不必过分渲染的

她都忘记了

他们沉默着下山,关于这件事情,从来没有沟通的可能,也没有言说的必要

山脚下是一条清澈的溪流,河流沿岸有旅店和夜市烧烤

他说,好了,别不开心了,晚上带你吃夜市

灯火阑珊,烧烤和啤酒,她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日子,景区夜里倒有不少的人,小店人手不够,烧烤很慢,他们只得不停喝酒,也是因为冷的缘故

她看见他的脸庞模糊了,虚幻了,摇曳了,她觉得更冷了

他终于说话了

他说,明天就返程了,回去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明天就返程了

他看着他的脸,还有他身后的巨大光圈,她看着路边陌生的一切,烟火升腾夜市,她想,这个夜他的鸡巴好大晚,是她人生的最后一个夜晚

但她将回去继续生活

她说

我们的生活不会有所改变,你有你的恋人,我也有我爱的人,如果我不和他在一起,也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他说,你爱他吗,他恐怕不爱你,否则怎么会跟你维持这样的关系

是的,他或者不爱我,我也不想确认这件事情

我想这样爱他,我和他的关系里,从来不需要我思考,不需要我辨别,他对我没有拷问,像你这样的拷问

他对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把一切控制在恰当的让彼此舒服的范围内

且永远不会有过多的语言

他说,你无耻

我从来不会比你更无耻

我怎么无耻了,我可以离开她,事实上我们已经分开了,只要你跟我走,我怎么样都可以

不可能

这顿饭吃的旷日持久

像他们许多年拖沓的感情,没有结束,也不存在出路

他们踉跄的搀扶着回到旅店,挤在床上忘掉寒冷

她再次确认他,可这确认本身就印证了陌生

枯黄炽热的灯照射着她的眼睛,她觉得自己就要失明

他的眼泪流到她的脸上,像他当年那样,她睁开眼,会看到他的泪水

他们一次次告别

尽头 回程很快

似乎所有的旅途都是这样,她想,也许生命也是一次回程,所以很快,可惜不记得来时的路了

他们好像都忘记了几天里的一切,因为回去要工作,要处理很多事情,他们回到生活中,便需要考虑生活中的事

在一个路口,她下车,她看到他娴熟地穿过十字路口,回到他的生活里去

她望着他远去,她突然觉得,有些感情,是不管你再爱过多少人他再爱过多少人都无法改变的,是不管有多少分离和多少伤害无法让它消失的

她就是他,他也就是她

我触摸你,就像触摸到我自己,我看到你,就像看见我自己,这大概也是我不愿意看见你的原因

我们曾经有过的爱情,太直接,太不经修饰,我害怕看见你像害怕看见那些粗糙的真相,不明所以,笨拙,却以为自己悟到了一切,找到了一切

但现在,她祝福他,真真切切地

她也希望他忘了她

她回到家

她快速整理衣物,洗澡,吃冰箱里剩余的食物,重复她的日子

她终于不再知道爱是什么,也不再去考虑

她活着,不因浪费光阴而悔恨,她活着,吃饭洗澡就是一切,她活着,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切

他的鸡巴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