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亚洲欧美日韩狼人射

2020作者:admin

『阅读本是寻常事,繁华静处遇知音』鹿 过?我做地产广告第八年的时候,有很强烈的职业倦怠

在心里问自己很多次:如果我不做这一行,可以做什么? 没有答案

机缘巧合,我们做了书店,叫慢书房

不少人以为我不务正业,更多人,觉得我这是悄悄转移重心

五年过去了,回望这条路,我要感谢书店的存在,甚至觉得,是书店在延续我的职业生涯

书店褪去我的怨气,让我看见生活里的很多“善”,但凡有些烦恼,躲进书店的世界,总能获得明朗的内心

书店也打开我的视野,不仅仅是书籍带来的,更是来书店的人给我的

写书人,做书人,读书人,尽管各有不同,但都有一个明确的世界观,我在他们描述的世界里,不断映照着我的世界

这样的对映,让我获得很多安全感,还有更为宽阔的视野

在我原来的职业领域里,书店给了我更新的角度,至少在原来的乱局之中,我相对找到一条不同的路

不再是空谈的文艺,空洞的文化,也不再是一场喧哗中的叫嚣,功利中的追逐

12年后,我第一次在浮躁的地产广告世界里,找到一份安心

6月末,我们接了一个提案,在无锡荡口古镇

项目有中式别墅,也有酒店民宿

荡口古镇有大家族华家,就是唐伯虎点秋香里华府的华家

特殊的地缘文化决定了创意是走中式风格,但做策略的同事很纠结,她说:我们的提报没有根

临近截稿的前两天,同事跑来跟我说:我们提报的核心,可以叫追故乡的人吗? “古老的居住方式已经消失了,不管是本地的,还是外地的,他们买这里的房子,都有追寻故乡的意思

这故乡是小镇,是乡情,是邻里,是院子,是所有曾经童年的影子和只能在书里找到的生活情境

”她说

为此,她还拿出熊培云的《追故乡的人》

是的,最后的提报主题,就是追故乡的人

而所有的画面,也是朝着眷恋的情怀出发,诗情画意,传达着我们的绵延的思绪

提报尽管出了插曲,但最后顺利拿下

我们有一种终于可以好好表现一次的激动,迫不及待的希望成果的到来

我们的客户很有意思,看起来,比我们更有情怀

他说:这个项目就叫花溪樾

花是田园牧歌,溪是水乡生活,樾是家族传承

为了传递这个思想,我们被鼓励式地批评了好几回

但心里是喜悦的,因为双方要抵达的彼岸,是极其的一致

两三轮沟通之后,一句“花前樾下,晴耕雨读”,成为广告语

前者是产品的情境,后者是文人的向往

我每次读到,心里都有涟漪漫开

而设计师与文案的作品呈现,更是让我赏心悦目

丨海报丨丨围挡丨更为意外的是,项目在荡口古镇出口处做了接待中心,接待中心的对面又拿下一个空间,直接做成一家古镇文创书店,叫樾时光古镇美学空间

这个空间里没有硬性的销售宣传,就是一家纯粹的文创空间,不管是游客,还是参观的客户,都可以来体验,休息

我向往了很多年的“纯体验主义”在这里实现了

中国人有句老话,叫买卖不成仁义在

我们真的希望,买卖这件事,并不是今天你必须买我的,而是当你来过,不管买不买,都会想着我

唯有在内心深处真正触动人,才有顺其自然的“生意”

现在,花溪樾,在我们心里不仅仅是房地产项目,更像是在写一本书,画一幅画,甚至是在描绘着失去的故乡,和我们自己的终极向往

当我再回望这几年在书店与地产中游走的路,我清晰的感受到,书店涵养了我的专业,也正在潜移默化着改变着我,还有我们的团队

我想起了王澍的《造房子》,叶嘉莹的诗词论,想起了许多学者在书店里分享时说过的“人的内心需要自我的文艺复兴”以及那句,“我们不管走了多远的路,都要回头看看,你从哪里出发

” 所以,当我的同事跟我说,我们的主题就叫追故乡的人时,我在某个瞬间觉得,这个提报已经完成了我的心愿,是否拿下,是另一个层面的事

七八年前,我的师父跟我说:做项目,要先感动自己,一年能做到一个好项目,就应该知足

现在,我终于15件灵异事件理解了

书店,给了我一片海阔天空的心灵原乡,书店,也正在慢慢建构我的专业觉知

纵然前面走过很多弯路,但此刻,遇见花溪樾,以及花溪樾后面彼此审美相同的人,便是我们最好的运气

和你花前月下,从此晴耕雨读

愿你终究可如此亚洲欧美日韩狼人射

“鹿茸读书”鹿茸哥的个人平台欢迎关注亚洲欧美日韩狼人射